東方匠人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 專題欄目 > 東方匠人
《溫州日報》:集民間之藏、民間之力的《甌窯風度》出版了——器擇陶揀,出自東甌 發表時間:2017-03-10  作者:xuexue|[email protected] 瀏覽量:次 分享到:
   

這幾天,溫州國子書社的書架上多了一本書——一本由溫州藏家張仁著、文物出版社出版的《甌窯風度》。該書共收錄甌窯陶瓷文化相關精品器物200多件,涵蓋了商代到兩宋兩千多年漫長歷史時期的藏品,并附有永嘉縣殿嶺山漢代窯址、樂清市龜山五代兩宋窯址等14個窯址出土的160多件典型標本和建筑工地出土特殊殘件50多件。書中絕大多數藏品是首次發現和正式刊錄,其中不乏國寶級珍品,部分精品進入國有市級、縣(區)級博物館等。

中國古陶瓷研究會原會長、中國古陶瓷學會名譽會長葉文程認為,書中所收錄的陶瓷器物和標本較為全面、系統地反映了新中國建立前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溫籍及溫州地區民間收藏愛好者對甌窯陶瓷收藏、鑒賞、研究所取得的豐碩成果,是對甌窯陶瓷文化傳承發展作出的重大貢獻。“它的出版是我國陶瓷界的一件大好事,為研究甌窯陶瓷文化的發展歷史,提供了一批非常珍貴的資料,特別是對甌窯‘縹瓷’的研究,起到積極、重要的作用。”

甌窯的黃金時代

現年42歲的張仁出生于四川攀枝花市,是新溫州人。目前在浙江東方職業技術學院任教甌窯古陶瓷文化課程,同時兼任溫州市甌窯學會書記、秘書長,溫州博物館之友協會甌窯傳承發展專業委員會主任。多年來致力于甌窯文化收藏研究的他,深感甌窯在國內外的影響還較小,亟須收集整理,匯編介紹。于是,萌生了編著甌窯專題性書籍的想法。

“溫州古稱‘甌’,甌人善制陶瓷器,有兩百余處青瓷窯址分布于甌江流域,所以名‘甌窯’。”

張仁將甌瓷精品以年代劃分,并撰寫專題性學術論文《甌窯尋脈》,闡述甌窯古陶瓷的發展歷程及各個歷史時期的工藝特點和藝術成就。商周至東漢時期,所收錄出土時間、地點準確,具有較高史料價值的西周原始黑瓷水波紋尊、西周原始青瓷帶蓋水盂、東漢原始青瓷水波紋晷等,被視為創燒時間較早的原始青釉瓷和原始黑釉瓷。這是甌窯瓷器的前身、源頭,也是甌窯在東漢晚期能夠成功燒造出成熟青釉瓷的堅實基礎。

三國兩晉、南朝時期,選入諸如三國青釉堆塑罐、西晉青釉褐彩蛙形水盂、東晉青釉褐彩雞首壺以及目前發現最早以褐彩書寫有絕對紀年款的東晉青釉褐彩“泰和二年作”銘文雙唇罐等。這些具有代表性的藏品充分反映出甌窯制瓷工藝技術的不斷改進和提高。特別是東晉時期,甌窯的制瓷技術更加成熟,最終燒造出釉層薄而透明、釉色晶瑩滋潤的“縹瓷”淡青釉產品,并形成體系。“縹瓷”青釉器既是一種淡青釉,也是一種玻璃釉,它是南方青釉瓷器的主流。所以,東晉時期“縹瓷”的成功燒造及褐彩工藝(以鐵為呈色劑的彩料繪于瓷器表面)的出現,是甌窯青釉瓷器發展史上的一個黃金時期。

 隋唐五代時期,收入的典型性作品有首次發現龍紋圖案的唐代青釉褐彩龍紋碗、唐代青釉褐彩雙系罐、唐代青釉瓜棱帶蓋直柄盉、五代青釉劃花魚紋執壺等,不僅充分揭示了甌窯“縹瓷”仍保留的特點,還在胎釉、造型、紋飾和褐彩裝飾等方面有所創新。唐時,渾圓飽滿的造型特征和整體風格與以胖為美的時代審美追求相呼應;晚唐五代,則趨于輕巧勻稱。縱觀這一時期的發展情況,褐彩工藝方面青釉層的逐漸加厚,以至于釉色相對泛綠的變化及燒制工藝技術和制瓷質量的極大提升,可以說是甌窯青瓷發展史上的又一黃金時期。

到了兩宋,甌窯制瓷業達到空前繁榮的新階段。在重商務實觀念的引導下,作為傳統優勢產業的瓷器產品不僅自給自足,銷往外地,更是沿著海上絲綢之路遠銷東南亞、中東和非洲等地。這一時期甌窯窯址眾多,數量龐大,品種繁多,以制作精湛和釉色淡雅晶瑩而負盛名。書中收錄的北宋青釉剔刻蓮瓣紋高足杯、北宋青釉柳斗缽以及南宋青釉褐彩“東店”銘文韓瓶等都是精品。南宋后期,龍泉窯興起,溫州地區生產龍泉風格青瓷的窯場不斷增加,甌窯便逐漸衰落。

“之前對甌窯的認知,主要停留在文博單位歷年出土、征集并公開發表和刊錄的器物方面。隨著大量民間藏品以及工地標本,尤其是窯址產品的不斷涌現,讓我們對其形制的豐富性、釉面呈色的多樣性、工藝的開創性等方面有了全新認識。” 張仁希望,本書的出版能對甌窯研究起到拾遺補缺的作用。

民間收藏的宏大之力

 “和甌窯結緣,是個偶然。”2003年夏季,張仁的朋友將他引入古玩圈。因為本科讀中文,又酷愛中國文化歷史,所以對有文字、圖案的青花瓷產生興趣,開始研究其中的典故、人物及紋飾的來源演變。后來,又結識了專職跑工地尋瓷片的朋友,周六溫州妙果寺的古玩集市里便多了幾個結伴逛地攤的年輕人。

20059月,張仁在“雅昌論壇”網站的論壇里發表《甌窯系列》帖子,收到了瑞安網友善意的提醒:“甌窯的東東精品也是很多的,樓主發的東西太普了,發個好的讓甌窯風光一下好嗎?”時隔幾日,這批網友竟專程到溫州與他見面,商討甌窯收藏。

“我對他們的鑒賞能力感到欽佩,但也對‘普品不值得收藏 ’表示懷疑。”當天,張仁又到瑞安,在藏友張維泉、葉朱光、胡嗣雄的家中見識到一件件精美絕倫的甌窯藏品。這些藏品造型端莊雅致,釉質清澈晶瑩,裝飾或簡約、或繁復,有些品種非常罕見,令人嘆為觀止。張仁久久不能平靜,心中只有四個字,此行不虛。至此,他的收藏思路隨之轉變,從青花到甌窯,從普品到精品。

接著,張仁加入瑞安藏友圈,如饑似渴地學習,掌握了從器型、釉色、胎體、紋飾等方面判斷年代,甚至判定出自哪個窯口的要領。2008年,他隨張維泉前往杭州、南京、鎮江、揚州、溧陽、宜興、上海、合肥等地拜訪當地藏家。看到藏品的數量、器物品種的豐富性、制造工藝的精美程度以及規格等級的珍稀性,遠遠超越了相關書籍所記載、博物館所展示的范圍。還有其民間藏友隊伍的團體性、個人收藏類別的專一性、追求器物的完美性、唯一性,以及對古老歷史文化遺存的虔誠心態及癡迷的程度等等方面,無不讓人感受到民間收藏宏大的力量和深厚的潛力。

20124月,籌備多年的溫州市甌窯學會成立了。作為學會一員,張仁有種使命感,于次年牽頭著手《甌窯風度》的編錄,2015 年更是專職撰寫書籍。其間,得到了甌窯學會及各地藏友的大力支持。他們無償提供藏品供其拍攝、記錄,并提供流散外地的藏品信息,最遠的藏友來自內蒙古。還有酷愛攝影的好友葉挺,主動承擔起圖錄攝影和排版設計任務,半年多來,一直奔走于城市鄉間,拍攝了大量甌瓷藏品和標本資料。

“正是有了這樣的努力和堅持,今天才留存了一批甌窯精品,這也成為本書的主要資料來源之一。”張仁告訴記者,近年來甌窯精品因為價差不斷流失外地,被視為越窯。同時甌窯窯址發掘資料不足,沒有建立標準的可供借鑒的甌窯窯址標本庫,造成甌窯的原產地身份認證落后,學術地位不高,相關學術問題的研究已遠遠跟不上民間收藏的步伐。這種種原因制約了甌窯研究者和收藏愛好者進一步學習和探索的熱情。但值得欣喜的是,民間甌窯收藏熱正不斷高漲,尤其是心系溫州的溫籍藏家們,他們潛心搜集和搜羅流傳和流失在民間的大量實物及資料,對甌窯只買不賣,部分要轉讓的也首選本地博物館或本地藏友。

“其實,溫州民間收藏甌窯瓷器的歷史由來已久。” 張仁在查閱文獻時,發現早在民國初年,瑞安沈鳳鏘、永嘉呂渭英等紳士不僅收藏古陶瓷頗具規模,還經常交流、切磋和考證。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紀70年代,以古塞(原名陳國珍)、陳鐘繆、陳慶謙、陳鐘英等為代表的一批古陶瓷專家,為甌窯古老的陶瓷文化所吸引,曾兩次到訪溫州市郊西山窯址做實地調查,撰寫的報告引起國內外陶瓷界關注。

“書中收錄的兩張考察隊照片,就是古塞后人提供的。”

張仁認為,甌窯的復興,需要正確認知其悠久的歷史文化歷程及豐富的精美實物遺存。在文獻史料的探索和研究過程中,與文博系統及民間收藏的珍貴器物相互印證,充分交流,將先輩留下的文化遺產傳承下來,發揚光大。

3d开机号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